Site icon 終生遊學 James Hong 項明生

再見明日世界

廣告

和陶傑吃飯時,他感嘆說:「你入行(指寫專欄)遲了20年,否則查良鏞會自己打電話來同你約稿。」當時我才開始生平的第一個專欄,始於本報的「明日世界」。

八年說短不短,抗戰也打完了。回看當年第一篇稿,主題是「國民教育」,寫我在內地受教育時偷約地球對面的三毛、敵方陣地後的席慕蓉、紐約白先勇、灣仔衛斯理享用的那頓文學盛宴。硝煙之中誰還有心思咬文嚼字呢?當年初試啼聲的那個中學生已經變成眾志秘書長,香港已經面目全非。

那年iPad才剛發售,瞬間已到了視頻為王的社交網絡3.0時代,相片已經落伍,更何況是文字?連美國少男少女都在TikTok(抖音)上擠眉弄眼、群魔亂舞之際,15秒已經在倒數。

這個遲出生了20年的中坑,還沉醉在風吹雨打挑孤燈、歡快地敲打着鍵盤、跨千山趟萬水。筆耕400多個星期,此欄也曾縱橫北極南美、上天下海5大洲、晴天陰天下雨天,都是寫作天,陪你走過萬水千山,唯有字相隨。窗外電光火石之間,亞洲最安全城市土崩瓦解,人間四月天時,一場瘟疫敲醒了春夢,原來到了我起身的時候。謝謝你8年來相伴,道一聲珍重,道一聲珍重!

(編按:「明日世界」專欄到此暫告一段落,多謝項明生先生8年來對本報的支持,也感謝讀者對本欄的喜愛。)

Exit mobile ver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