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不了獅子山下

獅子山下,望不見歡欣人面。太平山頂,聽不見遊人歡笑。維港兩岸,在遠方迷霧,又黃又藍,霧靄幾時消散?

一個小時的演出,許冠傑及阿旦的三個社交平台總觀看人數已達250萬,怪不得李傲然問:「我唔明白點解許冠傑出嚟開個live跟住大家會咁大反應。」年長七旬的老歌手,本來是社交媒介的弱者,許冠傑的fb粉絲遠不及何韻詩的九分之一。但這兩個歌星相隔一天的綫上演唱會,觀看人數許冠傑拋離何韻詩近十倍,自然有人會黑人問號了。

「那種由70、80年代經濟起飛所帶動的『香港仔』精神,放在反送中後的疫症香港,真的有任何叫座力嗎?」羅冠聰在fb貼文中問。我打個比喻,《寒戰II》還是《復仇者聯盟4》,哪個真的叫座?當以票房或點擊數字最為客觀,而非一己之主觀意見。何韻詩是唱得之人,一把結他自彈自唱就有30萬點擊,唱《是有種人》,或許比許冠傑的《同舟共濟》更能引起90後、00後的共鳴,更「呼應時代」。但那個「時代」,限定30萬人的圍爐。

700萬人,並非只有90後、00後才有綫上聽歌權。另一把結他唱出「但願日後獅子山下,人人團結永不分化」,即使已是昨日渡輪上的喃喃自語,那就讓幾百萬廢老們發一個短夢,夢中艷麗洋紫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