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icon 終生遊學 James Hong 項明生

三毛五毛遇公主

廣告

「雨,仍是不肯停歇。去馬丘比丘是每一個來秘魯的旅人最大的想望,那條唯一的鐵路卻是關閉了。」我一夜沉浸在三毛被困庫斯科的遊記《萬水千山走遍》之中。

忽然戰鼓響起,千軍萬馬的蒙面人由高地殺下來,每人都拿着一式一樣的標語及文宣,二話不說就萬箭穿心,原來五毛大軍殺到了!屋內的垃圾還不能掃,因為牛鬼蛇神只能認罪,否則不投降就叫他滅亡!

回首一望,三毛的黑髮已消失在庫斯科的黑夜,以「流浪」盜名於世者卻不絕於途。奉上的麥皮麵包傷害了落難公主舌尖上的秘魯時,也不必大崩潰,因為粗口王子已召集大軍施援。

「世上的歡樂幸福,總結起來只有幾種,而千行的眼淚,卻有千種不同的疼痛。」

擦乾眼淚,獨自邁出溫室,血液中遊牧的DNA就會自動導航。不要命的流浪激情,足以燃亮黑夜。生死以許,義無反顧,小小病毒算甚麼末日呢?今天三毛再世,不論被困秘魯還是撒哈拉,她打死也不會向台灣政府求救半聲。和媽咪達(三毛稱呼她被困18日的小旅館的印加人老闆娘)學下契川話,去寫一場夜戲,在庫斯科每天受困的日子不正是流浪的番外樂章嗎?公主何苦留戀這個不堪的家,藍黃霧靄已經遮天蔽日。要光復的何止晴空萬里的白天,還有花好月圓的黑夜。

Exit mobile ver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