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旅行去到盡

回頭一看,才發現高手在民間,強中自有強中手。兩個年輕情侶身披一次性雨衣,胸口掛了隨身除菌卡,手上持消毒噴霧,最吸睛的莫過於頭頂那一次性浴帽!

女士戴浴帽出街,最多就當作是髮捲當時髦的元秋吧。但昂藏八尺的大男人,為抗疫之旅戴上一次性浴帽出征,成個男版董太走出來,享受由關西機場到赤鱲角的三千里眾目睽睽。千萬人俱往矣,這份去旅行去到盡頭的勇氣,已達荊軻刺秦王等級,載入青史也不為過。全程四小時的耐力,也足以挑戰三項鐵人。落機時密實的膠浴帽、膠雨衣內已起霧滴汗。空姐也目不轉睛盯着他倆,眼神中盡是敬佩之情!我覺得全機乘客欠這兩位一個公道:掌聲。

早前封關前夕,由日本關西機場回港的機艙上坐滿八成乘客,但安靜到飛機空調聲音如同雷鳴。無人講嘢、無人食嘢,連廁所門口也沒有常見的人龍,人人都安分守己地在座位上動也不動。

仔細觀察,戴眼鏡的佔了一半人,平光黑超不為奇,護目鏡也有數個。馬爾代夫、澳洲大堡礁的沙灘才能一見的Goggle潛水鏡,也出現在三萬呎高空的飛機座位上,用家對鏡面上滿布呼出白色霧氣處之泰然。新冠疫情爆發後的短短三個月,我已經搭了八次飛機,香港人的抗疫意識,絕對冠絕全球,這是相比歐美疫情大井噴時,香港疫情相對受控的主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