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月同瘟疫

今天看回我去年在京都帶團時,前往藝伎表演的YouTube片,明顯地聽到背景有我的團友觀眾咳嗽聲音,而我當時完全不察覺!同樣火車地鐵上,一個車卡幾十人,總有一兩個會咳嗽,原本正常不過,人人低頭族滑手機,無人理會。

但是現在已經成為驚弓之鳥,一聽到咳嗽聲,即刻拉起紅色警報,將之定性為武漢肺炎疑似患者。一定避而遠之,輕則口罩保護,重則起身逃難。

這兩周在日本穿都過縣,明顯地感受到愈來愈緊張的氣氛,特別是在交通工具上,戴口罩的人愈來愈多。這次和歌山旅遊局找我去當地發掘一些少人的秘境景點,拍片及Facebook宣傳,叫做My Secret Wakayama,我譯成「#私藏和歌山」。我在無人戶外時會除下Gear(口罩和護目鏡)。但一回到車站,入站馬上就去廁所,洗手後開始鄭重的上Gear儀式,只欠燒香祭拜。

家人天天催我回家,因為電視新聞之中日本各地相繼淪陷。我卻樂不思蜀,想一直在日本賴死不走。截稿時日本確診病例24個都道府縣為242例,日本共有47個都道府縣,即是還有一半縣是零感染。

風月同瘟疫,何處是吾鄉?香港確診人數約為日本一半,但日本人口是香港廿倍,面積是香港300倍,到底哪裡安全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