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icon 終生遊學 James Hong 項明生

斷網的日子

廣告

公安車離開了良久,阿榮才抬起頭來。他找到草叢躲藏的我,說要去找公用電話亭,打電話回家,因為他還想和我多談兩句。我才發現,他居然沒有手機。

「我上周去交上網費被行政拘留了7日,公安說有人告發我下載VPN,還被扣了100分社會信用分。心中無限感謝黨,因為我才被罰停1個月網,去年有人被告發用Facebook時被正法了!

我咁大個仔首次想用VPN,只是為了母親做生日卡。她上周說讀書時曾經被一份禁報採訪過,甚麼菠蘿日報,聽都未聽過,我想翻牆出去,將媽媽年輕時的風采做成生日卡而已。媽媽已經被沒收了大灣護照廿年,因為她年輕時去過10次日本,每通一次外敵要扣100分社會信用,她一直是負1,000分,被禁止搭高鐵和飛機。你去過日本嗎?」

「戒嚴元年之前,去日本是免簽的,而且申請護照不需要社會信用分,有人每周都去日本呢!」阿榮聽完我的話,半信半疑,但也解答了他多年以來的疑問,為甚麼出身寒微的母親曾去了10次日本。

「其實真不算甚麼!」他對停網1個月似乎很看得開。「在戒嚴初年,曾經全市斷網了一年有多。回到石器時代?怎麼會,我們有沙服和榮光網呢!」。(連載小說《解嚴一周年》之三)

Exit mobile ver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