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icon 終生遊學 James Hong 項明生

凱撒遇到六祖

廣告

”I see, I conquered.” 凱撒大帝霸氣一喝。六祖慧能弱弱回一句:「本來無一物,Conquer來幹嘛?」戰馬上的凱撒,頓時石化。

光榮屬於希臘,偉大屬於羅馬。無論我去英國、法國、北非、小亞細亞還是地中海沿海,都驚嘆於二千多年前,凱撒大帝留下的偉大工程:引水道。想不到偶遇亞洲第一條引水道,卻是日本京都禪宗最高寺廟的南禪寺內。這個紅磚砌成古色古香的羅馬式拱門,就是明治維新時田邊朔郎送給南禪寺的禮物,跟這裏千年唐式風格的佛教建築奇妙地融為一體。

幕末「禁門之變」燒毀了一半京都,明治政府遷都江戶後,京都人口更少了一半,為了振興京都經濟,將明治維新最大的水利工程在京都進行,這就是琵琶湖疏水道。明治十八年開始興建,原本這條疏水道功能純粹只是疏水,將琵琶湖的水由滋賀縣引入京都。設計師田邊朔郎中途到美國考察時,發現美國人在1885年發明了新機器,叫做「水輪機」,於是他率先將這先進科技引入日本,日本成為亞洲第一個有水力發電的國家。4年後,日本第一條路面電車出現在京都,正正是利水這條引水道生產的電力。水為財,一條水路就打通了京都的經濟命脈。下周日的《明治憑甚麼》帶大家去逛不一樣的京都!

Exit mobile ver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