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icon 終生遊學 James Hong 項明生

習以為常的家病了

廣告

歐遊個多月,回來有個新鮮親身的五官比較,才頓覺平時習以為常的家已經病了。

首先是鼻子和身體受罪,因為擠迫無極限,回歸20年人口增加14%,遊客增加5.6倍。35度高溫之下齊齊擠地鐵、擠巴士、擠馬路,每平方呎人貼人,呼吸的都是對方口中噴出的熱烘烘的二氧化碳,以及帶有體溫的臭汗。上周在英格蘭開夏郡小住,十里不見人,日移山影到窗前,風送草香到枕邊。

第二是耳朵受罪,因為人口質素。如果擠在公共場所的人都是Ladies and Gentlemen,如日本山手綫上班時間的「寧靜式擁擠」,最多都是鼻子受罪,耳朵得以清淨。拖篋黨三五成羣,南腔北調,呼朋喚友,都算了。一個港女用高八度的聲調在車廂中教育女兒,旁邊阿伯打開手機喇叭聽歌,還有一位太太用獅吼功和手機另一端裝修師傅理論,360度環迴立體聲噪音污染。在曼徹斯特搭輕鐵,放工時擠滿OL白領,不少人在看書閱報,還有就是靜靜地滑手機。回歸20年,香港人均GDP已經超越英、日,北水可以南調,但淘寶上沒得賣的寶貝叫「修養」。

第三是眼睛受罪,英文簡稱為eyesore,根據《劍橋字典》的解釋,即是an unpleasant or ugly sight in a public place。西洋菜街眾魔亂舞、小童周街大小便、形同棺材的納米樓等社會現象,都令人eyesore。離港外遊的日子,必定關了手機,才樂得享受眼前挪威峽灣的山與水,愛爾蘭平原的青與翠。

五官之中,最令遊子懷念的非口腔莫屬,香港美食超英趕美何止一光年。對口腔期的民族來講,難道身體還有其他感官嗎?

Exit mobile ver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