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icon 終生遊學 James Hong 項明生

迷路在水城

廣告

昏黃的威尼斯應該是剛剛化好妝的美人,準備出巡。

坐河船Uniworld停泊在瀉湖旁, 看當太陽落山之後,大運河由一攤污水變成一牀藍色的絲綢,展開起落有致的波紋,她於是換上晚裝,瀉湖上殘留的一抹彩霞就是她的織錦頸巾。兩岸食肆的燈光陸陸續續點亮了她的鑽石頭冠,貢多拉就是她的情人,陸陸續續在藍色絲綢上飄過來,共赴這天下最柔軟的盛會。

我關掉了手機導航,為了盡情享受迷路在威尼斯。小街小巷仍然有不少燈火通明的店舖,因為這城的遊客實在太多,去了九成日間遊客,剩下的一成過夜客,仍然足以令店員忙個不停。仔細一看,店員都是黃皮膚中國人,無論是服裝店或者是皮具店。

好處就是紀念品愈來愈便宜,拜託一個威尼斯人馬可孛羅驚嘆人間天堂的地方,那裏的人工太便宜,所以今天在馬可孛羅的故鄉,可以買到的便宜手信皆Made in China,例如磁石貼。當年馬可孛羅走啊走,走了廿年才到大都天堂,現在咫尺可達。這也要拜託全球一體化,人流和物流達到人類史上空前的頻繁。聖馬可廣場上半夜有很多印度人在賣雷射槍等廉價的中國小商品,和深圳福田口岸小販的一模一樣。

Exit mobile ver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