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icon 終生遊學 James Hong 項明生

穿越白馬馱經

廣告

二千年前, 貴霜王朝首都犍陀羅(今巴基斯坦白沙瓦)誕生了世界第一尊佛陀雕像。 這是佛教發展的歷史性突破。由沒有教祖模樣的原始佛教,進入有佛陀模樣的新佛教時代。

犍陀羅這些無名石匠的破格舉動,明顯違背了佛陀臨終前的遺訓,但是就開啟了二千年亞洲各國的佛像藝術,並且令佛教廣為傳播如虎添翼。民智未開的年代,懂得梵文、巴利文浩瀚如海《大藏經》而產生信仰的佛子,相比仰望佛陀莊嚴雕像心生信仰的佛子,應該是九牛—毛吧!

收藏大量犍陀羅佛像的東京國立博物館一錘定音: “毫無疑問,佛像的誕生,是佛教在亞洲以及世界廣為傳播的一個主要因素。如果沒有佛像,你認為佛教後來能夠傳播到日本嗎?"(原文為日文,我自行翻譯。)

白馬馱負的是什麼

漢朝時, 中國稱呼 “貴霜”為 “大月氏國”:

《後漢書·西域傳·大月氏國》: “初,月氏為匈奴所滅,遂遷於大夏… …貴霜翕侯丘就卻攻滅四翕侯,自立為王,國號貴霜。”

印度的貴霜王朝 (30年-375年) , 基本上和我們的東漢(25年-220年)同年代, 而東漢正正是佛教傳入中國之始的 “永平求法”時期, 絕非巧合, 而是機緣成熟時。

東漢明帝曾夜夢金人,身高六丈,頂佩白光,自西方飛來。大臣傅毅認為這是西方的佛,漢明帝遂 “感夢求法”,令蔡愔、秦景、王遵等十餘人於永平七年(64年)赴天竺(印度)求佛法。

當時天竺並非一個統一國家, 北部最強大的國家就是貴霜, 東漢求法諸臣, 前往的正是這個佛教中心, 並遇到貴霜僧人攝摩騰和竺法蘭,求得佛經佛像,於是相偕同行,以白馬馱經,並於永平十年(67年)回到當時的京城洛陽。白馬馱負的第一批佛像, 到底是什麼佛像?

我站在寧靜的東京國立博物館, 似乎已經穿越──二千年前黃沙滾滾的河西走廊, 白馬鞍上的佛像, 和眼前的的這尊犍陀羅佛像, 一模一樣。

由笛斯像到佛像
“這石像是誰呀?"犍陀羅的村民們看到石匠甲的作品後,議論紛紛。
“就是宙斯嘛! 你看他像希臘貴族的樣子,高鼻子、大眼睛,還身穿希臘式長袍! "
“你們留意—下,這希臘式長袍褶皺的處理是希臘雕塑最拿手的好戲,飄逸的感覺就如風吹動,希臘女神雅典娜就是長得這個樣子!"
“即使隔著長袍,這腹部微微凸起,細膩真實。右腳膝蓋微微彎曲,和我見過的維納斯雕像一樣,增加平衡感,這肯定是希臘神像!"
“但他明明盤了印度苦行僧的髮髻呀!他頭後面還有背光!"
“你看,他額頭上還有印度人Bindi(吉祥痣, 又稱眉間白毫)呢!”
“而且他樣子很祥和,一點不像凶神惡煞的宙斯呀!很有智慧的樣子。"
“他還腳踏蓮花呢!唉呀,我想通了,他應該不是宙斯,他是我們敬愛的佛祖釋迦牟尼啊!"
犍陀羅的村民們, 你—言,我一語,恍然大悟,心生仰慕,一齊頂禮,拜倒在這天地人間第一尊佛陀雕像腳下。

十字路口的貴霜帝國
這尊來自犍陀羅的如來佛立像,如今放置在東京國立博物館展覽館正中央,也是鎮館之寶,出現在眾多印刷品、綱頁上,乃犍陀羅佛像的代表作品。
這尊現存最早期的佛像,散發濃鬱的希臘古典風格,二千年前出現在東方佛教、西方希臘多神教交匯的宗教文明十字路口的貴霜帝國。
犍陀羅佛像文化偉大之處, 在於承前啟後。前方師承西方世界現在已經被基督教消滅了的希臘/羅馬多神教 “神人同形”的造像傳統,後面開啟了整個東方的佛教 “三十二大丈夫相、又有八十種好” 造像文化。由犍陀羅作為起點, 輻射到芨多王朝印度的佛教石窟文化、南傳斯里蘭卡、緬甸、印支半島佛教寺廟、 藏傳佛教、北傳中國的敦煌壁畫、石窟文化、日韓越南等漢傳佛教文化。影響無遠弗介,光澤東方大地。

Exit mobile ver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