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icon 終生遊學 James Hong 項明生

印度、印尼、中國佛塔

鹿野苑的達美克大塔

廣告

 

上期提到, 公元五世紀, 佛教經水路由斯里蘭卡傳入南洋,爪哇成了南傳佛教中心。同期長安是北傳佛教中心, 玄奘在長安修建大雁塔時, 爪哇國王修建婆羅浮屠。兩座南北傳佛教象徵的佛塔雖然長得不太像, 但同時屹立千年而不倒。那時候, 漢語也正式創出一個新字──「塔」, 作為Stupa(窣堵坡)的簡稱,沿用至今。

“轉山轉水轉佛塔”, 在喜瑪拉雅山區, 至今經常都看到這盛況。我幼時遲鈍, 外婆就牽我去拜塔,開啟智慧。《根本律釋》中云:“佛塔即法身。”, 為什麼呢?

佛教本無塔

佛陀釋迦牟尼在世時,反對偶像崇拜,故此佛教產生後的六百年間,佛教一直沒有佛像。佛陀涅盤後火化形成舍利,被當地八個國王收藏,弟子根據釋迦牟尼平時乞食手托的缽倒扣於地上的形象, 創造出最早的佛塔, 供奉佛陀舍利, 印度法輪初轉之地──鹿野苑, 殘留的達美克大塔, 就是這種原始簡樸的早期佛塔, 就像一個倒扣的飯碗, 成為沒有佛像早期的佛陀象徵。

公元629年, 玄奘到印度取經, 佛教大護法的孔雀王朝已經經過笈多王朝到了後笈多時期, 印度教和佛教同時盛行。佛教經過獅子國(斯里蘭卡), 再乘著季候風的商船, 種子就播在了最大的爪哇島上。世界最大的單一佛塔──婆羅浮屠於公元830年完成,造型比原始佛塔豪華複雜很多, 成為當時南傳佛教最大的寺廟。以後千年之間, 印尼人對宗教信仰毫不專一, 跟著印度三度易幟。1011年, 爪哇國王轉信改革後的印度教, 1526年,印度被信奉伊斯蘭教的突厥人入侵, 印尼也跟潮流全民改信伊斯蘭教。至於祖先修建的佛塔, 被改信真神阿拉的蘇丹人民完全遺忘,於是沉睡千年。當它再次出現在印尼的歷史上,已是1757年。

籠中的武士

中土已經經過了五個朝代, 時值乾隆帝第二次下江南, 一位日惹(爪哇中部)的伊斯蘭王子聽聞山中有大量「籠中的武士」, 前去叢林探險。這位王子無視禁忌,還帶走了一個「武士」的雕像。他回到王宮即大病,一天後身亡,從此信奉伊斯蘭教的印尼人更視這些神秘的「武士雕像」為邪惡。這對於注重文化傳承的中國人來講,簡直是匪夷所思,當自己祖先曾崇拜的佛像是「邪惡戰士」?舍利塔當作「籠子」?是不是哪裡搞錯了?

中國自公元前140年起,便有司馬遷編寫《史記》,記錄了上自《山海經》

中的黃帝時代,下至漢武帝元狩元年,共三千多年的神話及歷史。司馬遷死後的二千多年,中國各朝代均有詳細的歷史記載,是為二十四史。故此,中國人對自家上下五千年歷史(部份早期記錄為神話)可謂如數家珍。

但這種通史的文化,除了西方希臘的《荷馬史詩》(同樣, 部份為神話)可媲美,並沒有在印尼流傳。和印度一樣, 印尼沒有文字記錄誰是婆羅浮屠的建造者,也不知道為何而建。現在通過比較佛塔地基的浮雕和王室族譜的銘文,人們估計佛塔建造於公元830年。曾經香火鼎盛的佛塔,在何時被印尼人遺棄依然是一個謎團。婆羅浮屠曾經在若干世紀中沉睡於層層火山灰之下和茂密叢林之中。

轉眼到了英國殖民亞洲的近代。英國殖民香港之前28年, 已經登陸印尼。1814年,派駐爪哇的英國副總督萊佛士 (Raffles, 注一)對當地歷史有着濃厚的興趣。萊佛士穿越爪哇島,從當地居民口中得知森林中有這些邪惡的戰士雕像,他花了兩個月在叢林中開拓出一條通往婆羅浮屠的路,並記載在《爪哇歷史》中,真相才大白,這是千多年前爪哇人祖先信仰伊斯蘭教、印度教之前,信仰佛教而修建的全世界最大佛塔。

注一: 大家在新加坡到處可以見到這個名字的酒店、商場、地鐵站, 因為Raffles正是新加坡海港的創建者。

Exit mobile ver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