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icon 終生遊學 James Hong 項明生

約旦: 絲路上的玫瑰城

廣告

1812年瑞士探險家J.L.伯爾克哈特發現沙漠中荒廢千年的玫瑰城: 佩特拉, 發現消失的阿拉伯文明: 納巴特, 由是揭開19世紀歐洲考古大發現時代,《奪寶奇兵》式的序幕。

夜迴二千年前的絲路盛世

晚飯後九點鐘, 再回佩特拉。蛇道地上沿途五步一個蠟燭台,上包紙罩,十分迷幻。最後是火海一樣廣場,藏寶殿已經被萬千燭光照亮,二千年前的宮殿復活了。廣場地上鋪了席子,跟次序排排坐了四行。滿天星辰不語。

九點十五分,司儀用英法德文叫大家安靜。殿前傳來琴聲,一個男聲唱出貝都因歌謠,蒼涼高亢。象徵沙漠中的納巴特人,曽經在中西貿易時輝煌一時,但被紅海貿易取代後,沉寂下來,被歷史遺忘千年,中東最華麗的宮殿埋在風沙中的悲涼。

唱了十分鐘,歌聲停下。右邊岩石上傳來悠揚輕快的笛聲,重回千年前佩特拉盛世,歐亞非商賈雲集,互相貿易。在這裡的客棧綁好駱駝,開始大杯酒、大塊肉,互相乾杯。笛子藝人更走到各國觀眾面前,與眾同樂。

這時, 侍者真的奉上熱茶給我們每一個觀眾。

司儀出場,獨白:「兩千年前,佩特拉是絲綢之路上的曼哈頓。來自中亞、非洲、歐洲的駱駝商隊有幾千隊,投宿這裡幾十個客棧。晩上各色人種點起油燈、蠟燭,喝阿拉伯咖啡,第一杯咖啡給馬喝,以證無毒。各國商人在佩特拉做生意,賣絲綢、買乳香、沒藥。席間奏起阿拉伯樂器Buzuq。當年燭光點點,照亮粉紅色的玫瑰城,和今晚一模一樣。」

司儀最後叫大家拿出相機,他數一二三,大家齊開閃燈,照亮神殿。如同紅館演唱會一樣的效果,舞台上的天后,就是紅沙漠上永遠盛放的粉紅玫瑰──佩特拉。今晚,同樣的萬千燭光、閃爍銀河、彈唱歌謠,喚醒了沉睡千年的大馬士革玫瑰,再度散發出芬芳撲鼻的阿拉伯香味。

閃爍之間, 我的眼前晃過埃及吉薩金字塔  、中國萬里長城、巴西里約基督像、秘魯馬丘比丘、墨西哥奇琴伊察、印度泰姬陵、義大利羅馬競技場。啊, 加上眼前的佩特拉, 世界新七大奇蹟(包括第八的榮譽奇蹟), 我已經全部去過了。

尋寶大發現的十九世紀

1812年瑞士人發現沙漠中荒廢千年的玫瑰城: 佩特拉, 由是揭開19世紀歐洲考古大發現時代,《奪寶奇兵》式的歷史故事。

拙作新書《足足五萬年》用了六年時間走遍五大洲,用雙腳跨越二十個國家,追溯五萬年人類文化史,揭穿「四大文明」的謬誤。新書將人類史前時代、中世紀、宗教誕生、航海及考古大發現等事件,踏踏實實地呈現讀者眼前。書中很大部份古蹟都是在這一百年中發掘出土。包括:

次年(1813年), 又是瑞士人在埃及黃沙堆中發掘出阿布辛貝神廟; (第二章)

1814年, 英國上尉萊佛士在印尼爪哇, 花了兩個月在叢林中開拓出一條通, 發現婆羅浮屠。(第九章)

1839年紐約律師斯蒂芬斯在墨西哥森林中找到帕倫克的金字塔, 將瑪雅文明首次曝光; (第五章)

1861年法國人在柬埔寨原始森林中發現宏偉的吳哥窟; (第十四章)

1871年德國人施里曼在土耳其發現 “木馬屠城記” 的特洛伊城遺址 (第四章)

1876年, 德國人施里曼跟隨《荷馬史詩》, 在希臘本島的邁錫尼, 發掘出神話中阿伽門農王的黃金面具; (第四章)

1900年, 英國爵士埃文斯在希臘愛琴海的克裡特島上大土坡中, 發掘到歐洲文明之母──克諾索斯迷宮; (第四章)

1900年,在莫高窟居住的王道士發現藏經洞, 引來英法俄日美等國探險家覬覦。

1911年, 美國歷史學者海勒姆·賓厄姆偶爾發現這個被人遺忘了四個世紀的印加天空之城: 馬丘比丘。(第十九章)

為什麼呢?

1753年成立於倫敦的大英博物館,1759年向公眾開放, 歐洲越來越多博物館需要大量藏品。1859年, 達爾文 出版《物種起源》一書,進化論代替了神學, 人們開始追溯自己的源起和古蹟。 然後, 施里曼和埃文斯在愛琴海發掘出來歐洲文明的祖先, 並且名成利就, 大大刺激了十九世紀的探險家們, 四出挖掘文物古蹟, 考古學由是形成。

旅遊, 也開始興起。1840年代, 新興的蒸汽火車載著牛橋、劍橋的英國貴族年輕人, 前往法國和義大利各地旅遊,尋求藝術、文化和西方文明的根源, 叫做Grand Tour。旅行, 是英國紳士教育的最後一課。

“Life is a journey. The idea is the map”。雨果如是言, 法國大文豪。我將雨果的詩當作我的旅遊的態度。 “旅行會改變人的氣質,讓人的目光變得更加長遠。” 余光中認為, 旅行中見文化, 是雙重享受。希望我的文字和相片能夠帶給你無盡的享受!

旅途GPS: 消失的阿拉伯文明: 納巴特 Nabatene

阿拉伯文明相比六大古文明, 相對年輕。遊牧民族居無定所, 以搶劫農耕民族為生。直到7世紀,隨著伊斯蘭教的誕生和傳播,才萌生了燦爛的阿拉伯文化。

在此之前, 最為矚目的阿拉伯文明, 首推納巴特王國。雖然只有兩萬人, 他們是阿拉伯沙漠中最早的商人, 由公元前五世紀開始在約旦沙漠綠洲中建立了城市, 並曾抵抗猶太人和羅馬帝國的入侵。佩特拉就是納巴特王國的首都。

有關《足足五萬年》

皇冠出版社2013年矚目之作,新一代旅遊家項明生全新著作—-《足足五萬年》將於六月十三日在各大書局發售。柬埔寨的日落、秘魯的巨石、不丹的國策、印度的洗衣場、寮國的法式大餐……而這一切對中國有甚麼影響?對世界歷史又有甚麼重大意義?作者項明生用六年時間走遍五大洲,用雙腳跨越二十個國家,追溯五萬年人類文化史,揭穿「四大文明」的謬誤。新書將人類史前時代、中世紀、宗教誕生、航海及考古大發現等事件,踏踏實實地呈現讀者眼前。

Exit mobile ver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