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icon 終生遊學 James Hong 項明生

足足五萬年・西遊記

廣告

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.

(願生如夏花,死如秋葉。)

──泰戈爾《飛鳥集》


這是一趟跨越生死、穿越今生來世的旅行。送給我深愛的外婆──沈琳輝女仕。

無論我站在吳哥窟看日落、在越南的美山做瑜伽、在老撾龍坡邦供僧、在印尼峇里島的度假村休閒、爬上婆羅浮屠看日出、京都的清水寺賞櫻、在首爾學習打坐、走到緬甸蒲甘的佛塔上、曼谷煙霧繚繞的四面佛、斯里蘭卡的佛牙寺、敦煌的壁畫,還是在旅途中發現新加坡的名字Singa由來原是梵文中的獅子、空中發現印尼航空Garuda的名字是印度教毗濕奴的坐騎金翅鳥、我們漢語中的佛教用詞、從小已讀的《西遊記》……千山萬水,魂縈夢牽,每次都將我的思緒扯向亞洲諸國四十億子民的那條根。

望向亞洲的西方──不是近百年西化全世界的那個西方歐洲,那時的歐洲還處在黑暗愚昧的中世紀。那個西方,是達伽馬航海大發現之前二千年以來,默不作聲、兵不血刃就完全征服了亞洲各國的價值觀、思維、邏輯、宗教、文化、文字、語言、藝術、經濟、建築的惟一國度:印度!

這本二十年三次西遊天竺的遊記,見證了項明生思想上的轉變。人人去過都無法忘記印度蒼蠅多如天上繁星。二十年前我看見的印度只有蒼蠅,三年前再看印度好像沒有蒼蠅,如今發現印度蒼蠅不過是蒼蠅而已。空山不見蠅,但聞蠅語響。

希望這本書,帶給你驅之不盡的蒼蠅、與之數量相若的掮客、周街的牛和牛糞、垃圾、乞丐之上的另一個印度,那個懸掛在空中,我們祖先仰慕了兩千多年的精神故鄉。

圖書資料:

出版社:皇冠出版社(香港)有限公司

零售價:HK$138

Exit mobile ver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