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若只如花見--日本東北花見紀行 II

 

13616157_10154148827909003_1064161552_oSmap名曲《世界に一つだけの花》(《世界上唯一的花》)中,有一句唱得日本街知巷聞的歌詞:

“No.1 にならなくてもいい もともと特別な Only One”

(無法成為No.1也好,原本就是特別的Only One)

寫出這句家喻戶曉的歌詞,作詞人槙原敬之承認靈感來自於佛佗出生時講的第一句話: “天上天下唯我独尊”。 《佛説阿彌陀經》中的 “青色青光、黄色黄光、赤色赤光、白色白光”這句描寫西方淨土的四色蓮花,每一朵都是世界上獨特而唯一的花,成為這首東瀛名曲二千五百年前的印度源泉。

世界上的花,都是以盛開為美,代表生機勃勃,代表生命和希望。

唯有一種人看一種花,以凋謝為美。花之死亡,才是其魅力所在。

生命,不過是浮華一場。寂滅,才是永恆常態。

殘缺,才蘊含著無法破滅的完美。

美麗,終極的形式是夭折和摧毀。

人生,總要被命運不停地強暴而得到永生。

一切春心皆成灰,若有人問起大和心,滿山櫻花映朝暉。

唯有櫻花,—朝春風滿山開。

唯有櫻花,—夜凋零盡枯萎。

花開花落,原本是四時季節的變化。在這個日出列島,只有一種花,千年以來牵動一億多人的心情,感懷身世。這種花具有日本人格化的特徵,所以日語中的 “花”,如無特指,就是指櫻花。

這就是日本,這就是櫻花。

經過寒冬,經年的相思化春蕾。櫻花滿開了,開滿這個花的國。

花瓣染紅了,日出之國的列島。櫻吹雪了,吹向Sarai*的天空。

去年此時,我在日本東北的太平洋海那邊賞櫻,由宮城縣追到福島縣,最後岩手縣,愛上了這個日本人的心靈故鄉,地廣人稀的花花世界,並出版了《日本東北花見紀行》。東北佔了本州三分之一的面積,去年離開時已經相約,今年花見之時再訪東北的日本海地區,包括新潟縣、山形縣、秋田縣、以及青森縣,譜寫這本《日本東北花見紀行 II》。今年除了地點不同,我也帶同攝製隊伍以及嘉賓主持陶傑,拍攝我自己監製及主持的電視節目《日韓台櫻花三角戀》。這本書嘗試用新的角度去欣賞及明白這一朵世界東方的唯一之花: 日本。

 

*Sarai: 日文歌名, 谷村新司的櫻花驪歌, 中文版為張學友的《煙花句》, Sarai原為波斯語, 意即綠洲, 這裡借指ふるさと, 即家鄉, 歌詞最後不停唱 “什麼時候回來?"。 我在《日本東北花見紀行》中最後一章有介紹此歌。

圖書資料:

出版社: 足足五千年有限公司

零售價: HK$98